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羞直万钱。
    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
    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。
    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。
    行路难!行路难!多歧路,今安在?
    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
    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。
    羞逐长安社中儿,赤鸡白雉赌梨栗。
    弹剑作歌奏苦声,曳裾王门不称情。
    淮阴市井笑韩信,汉朝公卿忌贾生。
    君不见昔时燕家重郭隗,拥篲折节无嫌猜。
    剧辛乐毅感恩分,输肝剖胆效英才。
    昭王白骨萦蔓草,谁人更扫黄金台?
    行路难,归去来!
    有耳莫洗颍川水,有口莫食首阳蕨。
    含光混世贵无名,何用孤高比云月?
    吾观自古贤达人,功成不退皆殒身。
    子胥既弃吴江上,屈原终投湘水滨。
    陆机雄才岂自保?李斯税驾苦不早。
    华亭鹤唳讵可闻?上蔡苍鹰何足道?
    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,秋风忽忆江东行。
    且乐生前一杯酒,何须身后千载名?
    《行路难三首》
    《行路难三首》译文及注释
    译文
    金杯中的美酒一斗价十千,玉盘里的菜肴珍贵值万钱。
    但心情愁烦使得我放下杯筷,不愿进餐。拔出宝剑环顾四周,心里一片茫然。
    想渡过黄河,坚冰堵塞大川;想登太行山,大雪遍布高山。
    遥想当年,姜太公溪垂钓,得遇重才的文王,伊尹乘舟梦日,受聘在商汤身边。
    人生的道路何等艰难,何等艰难,歧路纷杂,真正的大道究竟在哪边?
    坚信乘风破浪的时机定会到来,到那时,将扬起征帆远渡碧海青天。
    大道虽宽广如青天,唯独没有我的出路。
    我不愿意追随长安城中的富家子弟,去搞斗鸡走狗一类的赌博游戏。
    像冯谖那样弹剑作歌发牢骚,在权贵之门卑躬屈节,那不合我心意。
    韩信发迹之前被淮阴市井之徒讥笑,贾谊才能超群遭汉朝公卿妒忌。
    君不见古时燕昭王重用郭隗,拥篲折节、谦恭下士,毫不嫌疑猜忌。
    剧辛和乐毅感激知遇的恩情,竭忠尽智,以自己的才能为君主效力。
    而今燕昭王之白骨已隐于荒草之中,还有谁能像他那样重用贤士呢?
    世路艰难,我只得归去啦!
    不要学许由用颍水洗耳,不要学伯夷和叔齐隐居收养采薇而食。
    在世上活着贵在韬光养晦,为什么要隐居清高自比云月?
    我看自古以来的贤达之人,功绩告成之后不自行隐退都死于非命。
    伍子胥被吴王弃于吴江之上,屈原最终抱石自沉汨罗江中。
    陆机如此雄才大略也无法自保,李斯以自己悲惨的结局为苦。
    陆机是否还能听见华亭别墅间的鹤唳?李斯是否还能在上蔡东门牵鹰打猎?
    你不知道吴中的张翰是个旷达之人,因见秋风起而想起江东故都。
    生时有一杯酒就应尽情欢乐,何须在意身后千年的虚名?
    《行路难三首》注释
    樽(zūn):古代盛酒的器具,以金为饰。清酒:清醇的美酒。斗十千:一斗值十千钱(即万钱),形容酒美价高。
    珍羞:珍贵的菜肴。羞:同“馐”,美味的食物。直:通“值”,价值。
    箸(zhù):筷子。
    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:这两句暗用典故:姜太公吕尚曾在渭水的磻溪上钓鱼,得遇周文王,助周灭商;伊尹曾梦见自己乘船从日月旁边经过,后被商汤聘请,助商灭夏。这两句表示诗人自己对从政仍有所期待。碧:一作“坐”。
    多岐路,今安在:岔道这么多,如今身在何处?岐:一作“歧”。安:哪里。
    长风破浪:比喻实现政治理想。据《宋书·宗悫传》载:宗悫少年时,叔父宗炳问他的志向,他说:“愿乘长风破万里浪”
    云帆:高高的船帆。船在海里航行,因天水相连,船帆好像出没在云雾之中。
    社:古二十五家为一社。白狗:一作“白雉”。
    弹剑:战国时齐公子孟尝君门下食客冯谖曾屡次弹剑作歌怨己不如意。
    贾生:洛阳贾谊,曾上书汉文帝,劝其改制兴礼,受时大臣反对。
    拥篲:燕昭王亲自扫路,恐灰尘飞扬,用衣袖挡帚以礼迎贤士邹衍。折节:一作“折腰”。
    归去来:指隐居。语出东晋陶渊明《归去来辞》。
    首阳蕨:《史记·伯夷列传》:“武王已平殷乱,天下宗周,而伯夷、叔齐耻之,义不食周粟,隐于首阳山,采薇而食之……遂饿死于首阳山。”《索引》:“薇,蕨也。”按薇、蕨本二草,前人误以为一。
    含光混世贵无名:此句言不露锋芒,随世俯仰之意。《高士传》:巢父谓许由曰:“何不隐汝形,藏汝光?”
    自古贤达人:鲍照《拟行路难》:“自古圣贤尽贫贱”。《史记·蔡泽列传》:“四时之序,成功者去。……商君为秦孝公明法令,……功已成矣,而遂以车裂。……白起……功已成矣,而遂赐剑死于杜邮。吴起……功已成矣,而卒枝解。大夫种为越王深谋远计……令越成霸,功已彰而信矣,勾践终负而杀之。此四子者,功成不去,祸至于身?”
    子胥:伍子胥,春秋末期吴国大夫。《吴越春秋》卷五《夫差内传》:“吴王闻子胥之怨恨也,乃使人赐属镂之剑,子胥……遂伏剑而死。吴王乃取子胥尸,盛以鸱夷之器,投之于江中。”又见《国语·吴语》。
    陆机雄才岂自保:《晋书·陆机传》载:陆机因宦人诬陷而被杀害于军中,临终叹曰:“华亭鹤唳,岂可复闻乎?”
    李斯税驾苦不早:李斯,秦国统一六国的大功臣,任秦朝丞相,后被杀。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载:李斯喟然叹曰:“……斯乃上蔡布衣……今人臣之位,无居臣上者,可谓富贵极矣。物极则衰,吾未知所税驾?”《索引》:“税驾,犹解驾,言休息也。”
    华亭鹤唳讵可闻?上蔡苍鹰何足道:这两句还是写李斯。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:“二世二年七月,具斯五刑,论腰斩咸阳市。斯出狱,与其中子俱执,顾谓其中子曰:‘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,岂可得乎!’”《太平御览》卷九二六:《史记》曰:“李斯临刑,思牵黄犬、臂苍鹰,出上蔡门,不可得矣。”
    秋风忽忆江东行:这句写张翰。《晋书·张翰传》:“张翰,字季鹰,吴郡吴人也。……为大司马东曹掾。……因见秋风起,乃思吴中菰菜、莼羹、鲈鱼脍,曰:‘人生贵得适志,何能羁官数千里,以要名爵乎?’遂命驾而归。……或谓之曰:‘卿乃纵适一时,独不为身后名邪?’答曰:‘使我有身后名,不如即时一杯酒。’时人贵其旷达。”
    《行路难三首》参考资料:
    1、裴斐.李白诗歌赏析集.成都:巴蜀书社,1988:71-75
    2、詹福瑞等.李白诗全译.石家庄:河北人民出版社,1997:80-85
    李白(701年-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唐朝浪漫主义诗人,被后人誉为“诗仙”。祖籍陇西成纪(待考),出生于西域碎叶城,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。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,有《李太白集》传世。762年病逝,享年61岁。其墓在今安徽当涂,四川江油、湖北安陆有纪念馆。()

   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